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10文学 >>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 >> 第28章 愈演愈烈

第28章 愈演愈烈

等了半晌,赤铜子才又从司马花的攻势中缓过劲来,说道:“可是这该死的钟离柯,老子不杀他,他却拿剑指向老子,说道:‘怎么,不敢和我动手么?’我一听怒了,我‘铁面煞’赤铜子老三是什么样的人物?竟被这个乳臭未干的没有几两重的黄口小儿说我不敢和他动手,老大,你说这种人该大该杀?”黑松子点头道:“该杀!该杀!不杀了他倒也让别人把咱们‘黑风三煞’恁也觑得小了。”赤铜子道:“对对,我当时想:‘好个不知死活的嫩小子,看我不一板将你扇成肉酱!’说干便干,我就一板子向他扇去。”

黑松子气道:“这种后生小子三下五除二地便能把他给解决了,你那时为什么还不来救我?是不是躲在一旁亲眼看着你老大我被人乱刃分尸你才甘心?”赤铜子忙道:“不不不,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是比老大更心急,恨不得攻上前去给他们一人一板,然后老大你再给他们一人再补上一叉,叫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这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呀。”众人一听,有几十人忍俊不禁,笑了出来。黑松子虎着的脸也稍稍放松了些许:“嘿嘿,老三什么时候做了太监了?”赤铜子一愕:“什……什么?”群豪又是一片哗笑。

黑松子道:“后来便怎样?”赤铜子道:“后来,我打了他一板子,哼!那小子!”拂袖跺脚,似乎很激动的样子,继道:“那小子竟然我只打他一板,他却还了我两剑!第一次,我以为只是巧合,可是我再打他一板时,他又是还了我两剑,当时我简直要气死了,说道:“你这小子,怎么我打你一板,你却刺了我两剑,逭是什么道理?”那小子一愣,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这是家师所传的‘双宿双飞剑’,怎么,怕了吧?”我当时更怒了,我打他一板,他就刺我两剑,还说是什么‘双宿双飞剑’破剑法烂剑法,这不是自圆其说,用来戏弄老子么……”赤铜子说到激动处,唾沫横飞,伸手舞脚,黑松子一声喝止,打断他话语:“得了得了,废话连篇,扯东扯西,这和来不来救我有劳什子关系?”赤铜子道:“老大有所不知,我这一发怒,便着了钟离柯那小子的道,害得我去打他,很快老三我就被他缠住了,这死鬼!”说着吐了一口浓痰,道:“原来这死鬼激怒老子,却是为了缠住我,好让什么‘陕北龙驹’把老大你解决了……”黑松子喝道:“老三,你说话放干净点,我黑松子是什么人?岂会这么容易就被他们解……解决?”赤铜子忽然醒悟,慌道:“对对对,那几个狗崽子,哪里能够伤得了老大一根汗毛?更别说解……解决了。原来他缠住我,是怕‘陕北龙驹’对付不了老大你,我一加入后,就更加像捏蚂蚁一样将他们一个个捏死,顿了一顿,赤铜子续道:“本来我要解决等黄口小子,那是说什么也用不上九十招的,但是那时我又看见老大的情势……那个……有点急,所以想杀过去助阵,可是那小子还是死缠烂打,硬是将我阻住,我一怒之下,就当真给他打了几个板子……”

黑松子不耐烦地道:“后来呢?”赤铜子道:“后来,我再给那小子几个板子,那小子似乎有些支持不住了,我立马抢过去想救老大你,可是……可是……”

黑松子怒道:“他奶奶的!哪来那么多可是?可是什么?”赤铜子缓了两口气,说道:“可是我一走过去,老大你们却已经不见了,我四面方圆找了好几里,却都不见你们究竟是到了哪里,我一气之下,都怪钟离柯那小子坏了事,料想他受了重伤,走不甚远,就追回去想把他干掉了,可是等我巴巴地赶回原地,他奶奶的!”赤铜子又吐了一口唾沫星子,说道:“钟离柯那小子插了翅膀似的,也不见了!”群豪听他所述,纷纷窃窃私语:“原来‘陕北龙驹’的大弟子为他所伤。”黑松子双目微闭,想起四天前和“陕北龙驹”那一场恶战的情形,自己确是被‘陕北龙驹’几个打得节节败退,可当快要无可招架之际,不知什么缘故,对方却突然住手,各各飞身离去,黑松子也不知道这是为何,一头雾水,不知道“陕北龙驹”他们为什么突然跑开,莫名其妙地走了。黑松孑道:“看来你没有骗我。”赤铜子喜道:“怎么样,老大?你现在相信我了吧。”黑松子哼了一声,不再理他。赤铜子也不在意,呵呵傻笑。司马花薄刃生风,往他这边劈来,说道:“黑松子老大,你莫要信了他的油嘴滑舌,他是什么居心,猜不到,以后便会知道了。”

赤铜子道:“你这娘们的居心,现在已经显露了。”

司马花道:“哦?你倒说说,我是何居心?”赤铜子道:“你是何居心,你自己不清楚么?想来挑拨离间咱们‘黑风三煞’,门都没有!”

司马花道:“我哪里有挑拨离间你们啊,莫不是你板子心虚,本大姐几句话说得重了,就被你误以为另有其意?”赤铜子气道:“我头顶苍天脚踏地,什么时候心虚了,你快说,你另有什么用意?”

司马花暗道:“这铁板子的脑子倒也不赖。”说道:“我只是想向你们黑松子老大揭发某个人的不轨行径,其他的,我没有什么意思的。”赤铜子哇哇大叫:“你三番五次地诬蔑我赤铜子,那便了,但你多次想离间我们‘黑风三煞’的感情,今日我就饶不了你!”说着板风呼呼,席天卷地,向司马花劲扫而到,司马花诡异一笑,薄刃上打脑门,下劈双腿,又和赤铜子打了起来。

黑松子站在一旁,来来回回踱着步。黑松子想想司马花所说的,觉得有些对劲,赤铜子老三确实似乎对自己心怀鬼胎,想将他除之而后快,但转念又想起赤铜子所说的和前四日的情形,似乎也与事实相符,但却无可印证,一时也不知道相信谁好。

黑松子来来回回走了几十遭,情绪烦躁已极,忽一瞥眼间,看见擂台上石破天被赵翰、钱三元等八人攻得节节败退,八人结成阵势,由钱三元、孙立辉七人布成“灵风”七星阵,而赵翰青在一旁来走游移,“灵风”七星阵已是威猛绝伦,再加上赵翰青又时而向石破天刺上两剑,时而又与七人合力,八人的真气相通相融,更是万难招架,石破天已见势穷,被迫得连连倒退,身上更是被各人长剑刺了七八剑,虽然都没有刺着要害,却也是受伤非轻,若不是凭着精深的内力维持,恐怕这时早就毙命了。黑松子再抬头看时,不由得震惊不已,但见石破天不但败退,还被“泰山八斗”攻得几乎无可招架,已经退到了擂台一旁!石破天“嗬嗬嗬嗬”地喘着粗气,眼看已经快要接不下十招了!黑松子暗道:“石老爷子今天是怎么了?对付一帮后生小子都对付不了?”突然大喝一声:“都停下了!”身形飞起,快若电闪,向赤铜子和司马花抢去。此时司马花和赤铜子正打得不可开交,赤铜子铁板斜扫,催花断木般扫向司马花腰间,司马花薄刃斜里劈出,“当”的一声,铁板、薄刃相交,激起阵阵气浪,赤铜子劲力狂吐,而司马花也是真气猛激,两人内力相拼,不相上下。

猛听得又是“当”的一声,一柄油光铮亮的钢叉重重地击中赤铜子铁板和司马花薄刃相交之处,两人力拼内力之际,被这钢叉击得双双后退三步,待得回过神来时,只见一人手挺钢叉站在他们中间,满头碧发,司马花惊道:“‘穿山破甲’?”赤铜子却疑道:“老……老老老大……”

适才黑松子这一招所使的正是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的一招“穿山破甲”,一叉刺将下去,再坚硬的石头也给他一刺而穿,司马花内力比赤铜子稍高,赤铜子铁板较为坚韧,功力也不比黑松子差多少,是以司马花薄刃虽薄,赤铜子内力稍弱,自凭着铁板和内力的相互配合,才没有被他这一招洞穿铁板,而司马花薄刃也没有被绷断了。赤铜子被老大阻止,以为他又在疑心自己,说道:“老大,你还是不肯相信我,让我杀了这娘们出口恶气么?”司马花道:“这可奇了,我和你们‘黑风三煞’无瓜无葛,你出的是哪门子恶气?”赤铜子哼道:“你挑拨离间我们的感情,就该亲手刃了你!”司马花笑道:“我有离间你们了吗?是你自己心中有鬼吧?”赤铜子怒火中烧,就要大发雷霆,破口叫骂,却听得黑松子喝道:“老三,住嘴!”赤铜子被他一声怒喝,直如当头泼下一盆冷水,黑松骂道:“石老爷子都快没命了,你们还有空闲在这里吵骂?”司马花和赤铜子一惊,转头看去,果见石破天已经退到了擂台边缘,如果再被攻袭,被推下台去事小,恐怕极有可能被乱刃分尸!“银须煞”白宗子听了却喜道:“老大,你终于肯出手了?”黑松子“哼”了一声:“我叫你们出手,又没有说我要出手。”白宗子笑道:“那也一样,那也一样。”说着足尖一点,踩过几个人的头顶,飞身落在擂台上,眼睛骨碌碌一转,看见赵翰青走东窜西,在石破天每每快要得手时,都是被他或用剑刺,或送内力,石破天本来已经处于下风,被他这么东插一手西削一剑,更是难以招架,怪声叫道:“喂,小子!老子和你玩玩。”说着手中已多了一把黑乎乎的畅事,这是一件古怪的兵刃,与其说是兵刃,倒不如说是一把剪刀比较贴切,因为这兵刃前端是两个把手,接着是两叶宽大而长的剪叶,像极了茶工花匠所用的茶剪,尺寸也是和茶剪一般大小,只是在其末端却不像茶剪,末端两边突然变成了圆筒之状,削磨得甚是锋利,像极了长矛上的矛头。

白宗子把剪子一晃,嘿嘿笑道:“小鬼,哪里走!”剪子“咔嚓”有声,当前拦住赵翰青的去向,赵翰青眼看很快就能合八人之力,一举围歼石破天,为师父报得今日之仇,也能平息今日的诸多事端,更是救得在场的众位豪杰于水深火热之中,为武林除去一公害,因此不去搭理他,绕过白宗子身旁,一剑刺向石破天。

白宗子气得吹得那两摞白须随空飘起,哇哇大叫:“小鬼,不敢和我打么?”赵翰青暗道:“大局为重,我且不去理他。”又闪过白宗子,飞身纵到李云通背后,手掌抵住他背心,将真气贯入他体内,其余六人也即会意,内力送出,输给李云通,李云通集得七人之力,再鼓入身上的那道,劲运长剑,一招“满天星辉”,往石破天胸口劈落,石破天一连守了五六招,刚才又要避开赵翰青袭来的一剑,如今李云通合八人之力,一剑劈将过来,神情大是沮丧,以为这一招再也是万分难以抵挡得过,暗叹命数将近,只听得白宗子道:“石老爷子,你攻右边,我守左方,两个打八个,嘿嘿,倒也划得来。”石破天猛然惊醒,哼道:“你们这几个鬼东西,来了只管瞧热闹,哪里还有我这个‘石老爷子’了?”身形一转,抢到右边,双掌齐挥,竟是突然之间,改取攻势,照钱三元、孙立辉、李云通、周召重、吴秋水五人当头劈来。

白宗子大急,他们三人藏身树后,后来黑松子老大见玄机子已死,就想拍拍屁股走人,那也是有的,慌忙说道:“石老爷子有所不知,我们这是观察敌人功夫白宗子攻出一剪,续道:“他们人多,咱们先瞧准了形势,这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石破天哼道:“若是他们这帮狗崽子强,你们就只好溜之大吉了?”白宗子忙道:“不不不不,石老爷子,咱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正所谓桅断船翻,他们叫我们逃,我们也不会逃的。”欺身旋到左首的位置,专打王雪晴和郑志诚。八人突遇如此变故,钱三元、孙立辉、李云通、周召重、吴秋水五人的情势还算是好,而白宗子武功也是极高,专攻王雪晴和郑志诚两人,甫一交上手,两人已陷入危境,王雪晴被白宗子剪子掠到,郑志诚衣袖给他劲风撕裂。赵翰青一怔,他于与师弟师妹七人共同御对石破天的同时,也略微留心注意旁听会场上的动静,从人们口中得知白宗子就是“黑风三煞”中的“银须煞”,虽然银须煞的名头在江湖上也算是响亮,但远远不如“南天魔君”那般人人皆知,没想到他的功力竟是如此之高,在一加入到八人围攻石破天的战局后马上使得战局陡然生变,而“泰山八斗”钱三元、孙立辉、李云通八人更是由稳占上风一跃而处于劣势,甚至还陷入危境,赵翰青眉头一皱,暗道:“这人从中搅乱,须得先去对付他,再行打败石破天。”

言念及此,飞身一跃,转到七师弟郑志诚背后,将真气送入,说道:“七师弟,‘少阳十三剑’”郑志诚一听,又有大师兄的内力送入体内,王雪晴也立即反应过来,以真气相助郑志诚,郑志诚猛然醒悟:“大师兄要我使的是‘少阳十三剑’里的一招‘龙戏双珠’,这招正好能化解银胡子的这一剪。”郑志诚功力稍弱,在专心对付石破天时,不能像大师兄赵翰青那样耳听旁事,不知道白宗子就是“黑风三煞”中的“银须煞”,所以只以银胡子相称了,见白宗子招式诡异,剪子在空中翻卷四五下,再斜向右下直指,剪口一开,便往郑志诚手中的长剑剪落,郑志诚不及细想,急忙使出“少阳十三剑”里的那招“龙戏双珠”,长剑使如青龙腾空,剑气矫柔而不失凌厉之势。白宗子剪子刚要夹住郑志诚手中长剑,而一旦被夹中,谅他这把剑也不是什么稀奇物事打就的宝物,一剪之下,就会像剪嫩草一样将它整个儿剪断,丝毫不费吹灰之力,突见三人真气相通,而郑志诚更是凝聚了三人之力,剑招如鱼得水,更加得心应手,“咦”了一声,剪子偏转,变向剪往王雪晴剑刃,暗道:“这下看你们怎么应付!”

赵翰青一惊,急忙转到王雪晴背后,依样葫芦,真气送入,郑志诚也隐隐察觉了白宗子的动向,劲力贯处,源源输给王雪晴,王雪晴剑招原本以柔和为主,得到赵翰青、郑志诚的强猛劲力,剑刃却变得愈加柔和,一招“霜花雪月”使了出来。

喜欢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请大家收藏:(www.510wx.com)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510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最新章节 -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全文阅读 -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txt下载 - 银禾的全部小说 -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 510文学

猜你喜欢: 星耀幻世神级巫医在都市最后一个狐狸精觅仙道偷天重生成妖大奉打更人异世痞仙史上最强闲人我反夺舍了诸天大佬公子留仙剑道争锋人间最得意洪荒之石矶仙欲逍遥仙墓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唤诸神仙傲星辰变大道惊仙开局成了高配版洪荒天道逍遥奈何阴阳毒神花都噬魂仙少武神皇庭凡人修仙传
完本推荐: 太玄战记全文阅读绮户流年全文阅读绝代名师全文阅读悍妻全文阅读盛宠全文阅读只愿金屋不藏娇全文阅读弑天刃全文阅读顺明全文阅读我养的纸片人是末世boss全文阅读透视兵王在山村全文阅读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美女的护花兵王全文阅读赶尸传人在异世全文阅读逆武丹尊全文阅读冤家路窄:兔子专吃窝边草全文阅读帝凰魅后全文阅读至尊血帝全文阅读阿莞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西游开始练习反套路大宋有种诸天苟仙大庭叶藏的穿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轮回剧情透视神医女婿凌天剑神邪世帝尊横推从签到盘古圣体开始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随身带个地下城救世主她才三岁半灵泉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绝色女帝谋士无双大国重坦影帝偏要住我家史上最稳太子爷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海贼王之我是玄武我在年代文里暴富赤之沙尘雄兔眼迷离大唐第一逆子我有千万打工仔沙暖睡鸳鸯九爷的小祖宗又在线打脸了洪主我能看见状态栏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txt下载手机版 - 银禾的全部小说 - 泰山论剑之剑影迷踪 510文学移动版 - 510文学手机站